加入收藏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胶州路941号长久商务大厦10楼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2018-10-18

  在学英语的时候,我们经常会理解错一些英语句子,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我们初级英语学习者常错的英语口语表达60句,一起看看你错了几年呢?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

九个高效背单词技巧,教你轻松记

  大量有效的记单词,你需要一种疯狂的态度,也需要行之有效的方法。九个高效背单词技巧,教你轻松记。
英语单词

常错英语口语表达60句合辑

  在学英语的时候,我们经常会理解错一些英语句子,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我们初级英语学习者常错的英语口语表达60句,一起看看你错了几年呢?
英语口语

流口水!吃货必备英语词汇

  每天的早餐早点,下午茶的提神饮品,夜宵的各式加餐你吃了那么多,但是还不知道英文怎么说?带外国朋友去都没办法介绍?吃货必备英语词汇快来学。
英语知识

“辣眼睛”英语怎么说

  “辣眼睛”英语怎么说?口语里我们可以简单地说:My eyes!配合表情动作来表示某种东西或者某个人某个事物太“辣眼睛”。比如你的朋友脱掉T恤秀胸肌,结果露出一身肥肉,此时你就可以说:Oh my eyes!卧槽!辣眼睛!  形容某人或某事物太丑而“辣眼睛”,还可以用一个俚语表示:hard on the eyes,比如:Personally,I think her boyfriend is a little hard on the eyes.个人觉得她的男朋友有点辣眼睛。当然,也可以用来形容某物,比如:This house seems a bit hard on the eyes.这房子有点寒碜/辣眼睛啊。
英语单词

超级厉害的英语三字经,让你轻松记住500个单词!

  英文版三字经可以增加大家学英语的兴趣,一起来读。
英语知识

总结了英语共十六种时态,快来一起学习吧

  英语共十六种时态,你都烂熟于心了吗?快来一起和小编学习吧。
英语知识

中英文名言警句,戳图学习

  中文名句怎么用英文表达?戳图学习,写作、口语交流都用得上!
英语知识

趣学英文俚语,满满的英语干货

  大家在阅读英文原著,或者跟外国人交流的时候,是不是时常有这样的困扰:这个词我没听说过,这是什么意思?在牛津词典里也查不到,他/她到底在说什么?其实理解和翻译俚语有特殊的方法和小技巧。小编整理了9个英文俚语,满满的干货奉送给大家。
英语知识

这些英语句子你会翻译吗,快来测试!

  语态,包括主动语态和被动语态,是用来说明主语和谓语的关系。在翻译中,针对不同的情况,语态的选择也有些不同。小编整理出10个英语句子,快来测你的英语翻译水平。
英语知识

为什么猪肉的英文不叫「pig meat」?

  顺便说下英国的一个历史的进程,其实核心原因就是,英语就是个以日耳曼的萨克森语为基础被各种语言尤其是法语强奸过的产物啊,就像日语里的外来词,你怎么也找不出来古代的源头在哪里的,否则的话英语造词是很有规律的,当然了,更深的原因在文章后面也会讲。  (有的人要是自认为自己很了解英国历史,那就直接翻到分割线之后吧。)  英国的土地上,本来是被占有欧洲大部分领土的部族凯尔特人所占领的,到达这边的主要是一个叫做“布列吞”和一个叫做“盖尔”的部落,布列吞人居住在大岛,盖尔人居住在小的“爱尔兰岛”(盖尔凯尔特语“Eriu”肥沃的土地的意思。),后来南欧罗马崛起的同时,北欧的土着日耳曼人也开始南下进入现在的“德国”地区驱逐凯尔特人,罗马也一路灭了高卢(法国)的凯尔特人,凯尔特人就这样被罗马和日耳曼人给瓜分掉了。  凯撒虽然几次征这个小岛都没成功,但是这个岛屿确实有个了“不列颠尼亚”这样的名字,也就是布列吞人土地的意思,不列颠岛后来在罗马皇帝克劳狄期间彻底被征服,一时之间成了罗马的行省,但是语言却没怎么罗马化。不过到了后来,日耳曼人在匈人入侵的潮流下彻底崛起,罗马人在内乱里也挺不住了,最终被日耳曼人打成了狗走向末路,撤军后的不列颠尼亚又一次陷入混乱,而下面的故事,就是原始英格兰和英语的形成。  图匈人对欧洲的侵扰,蓝色范围基本都是日耳曼部落,红色是匈人入侵路线,橙色是日耳曼人逃跑路线,绿色是罗马撤出不列颠路线。  也就是前面所说的爱尔兰岛的部落“盖尔人”,这群人趁着罗马人撤走,也就想活动筋骨,进入了不列颠岛北部的布列吞分支皮克特人地区,自称“Skots”,这也就是后来“苏格兰”(Skotland)的来源了,一般认为这个名字本来来源于罗马人对凯尔特人的一种蔑称,总之这群盖尔人进入皮克特人的地区和他们混住,逐渐他们可就成了布列吞人最大的一个威胁了。  皮克特人和这群“苏格兰”盖尔人从北边不断骚扰布列吞人,布列吞人罗马时代就打不过他们,于是他们就学了西罗马人一向爱干的事——收雇佣兵,我们都知道灭亡罗马的就是日耳曼的雇佣兵,所以对面虎视眈眈穷的要死的日耳曼的四个部落,有三个也是前面提过的——盎格鲁人(Angles)、萨克森人(Saxon)、弗里斯然人(Frision)、朱特人(Jutes)就愉快的跑到了不列颠尼亚。  图罗马灭亡的前夜,英国这个孤岛也被日耳曼人进入。  苏格兰人和皮克特人是毫无悬念的被压制了,但是你不列颠连苏格兰都打不过,还能打过这4位日耳曼大哥么,所以四个日耳曼部落彻底控制不列颠,并且不断兼并,这也就是英国历史上的——七大王国时期。  图英国七大王国时期,我们来看一下,盎格鲁人控制的有——诺森布里亚王国、麦西亚王国、东盎格鲁这三个地盘,萨克森人控制的是埃萨克森、苏萨克森、威萨克森这三个国家,其实这也就是音译问题,本来的意思就是Wessex(西萨克森)、Essex(东萨克森)和Sussex(南萨克森),还有一个就是朱特人的肯特王国(Kent),有人说那个弗里斯然人哪里去了,嗯,他们回老家了,也就是现在的荷兰弗里斯兰(Friesland)省。(Mercia打错了。)  以盎格鲁萨克森为首的四个日耳曼部的入侵导致布列吞人一点一点的被赶走或屠杀,曾经因他们得名的“不列颠”岛很快要容不下他们了,他们最后只能躲在那个曾经被他们称作异族土地的“威尔士”的西部山区苟活,而还有一批布列吞人进入对岸的一个半岛,这也就是现在法国的布列塔尼半岛(Brittany,当然这地还有个外号叫“小不列颠”。),也就是说除了爱尔兰、威尔士还有北部的苏格兰还有这个半岛,凯尔特人几乎没有生存空间了,曾经一直在英国通用的凯尔特语言,也就仅剩下这三个地区。  而广阔的不列颠除了Thames(泰晤士)、Avon(埃文)、London(伦敦)这样的几个现在也搞不明白什么意思的凯尔特语地名之外,只剩下蛮族日耳曼的广泛统治,这也就是所谓的“盎格鲁萨克森”时代的英国,而日耳曼人占领区也就有了个新名字——Engla land,也就是——the land of the Angles(盎格鲁人的土地)的意思,其实在古英语里面有æ(卢恩字母,开口前元音。)这玩意的存在,出现E\A这样的变化也就很正常了。  而这个时候的英语,其实和原始的日耳曼语言区别是不大的。  而欧洲大陆上,毕竟是蛮族征服先进民族,如果不想完全被同化,宗教就只能是最好的一个武器,所以从日耳曼的法兰克人开始,日耳曼人其他部落也都陆续的基督化,甚至最终法兰克人的查理大帝几乎统一西欧,结果还是日耳曼人闹心的传承制度让法兰克帝国分裂成三个,但是西法兰克王国也就是后来的法兰西王国已经从内到外的罗马化了,最后他们说的日耳曼语也变成了通俗拉丁语,也就是法语的前身。  最终通过肯特王国,基督教也传入了不列颠,而这个时候的英国也开始了大一统的路线,威萨克森国王爱格伯特(Egbert)统一不列颠上的其他6个国家,“英格兰”的雏形正式出现。  图爱格伯特以攻打麦西亚作理由控制东盎格鲁,然后和埃萨克森击败肯特王国,埃萨克森苏萨克森归附后,统一南部的威萨克森打败麦西亚和诺森布里亚的联军,统一英格兰,英格兰进入威萨克森王朝时期。但是艾格伯特晚年的时候却发动入侵威尔士的战争却没怎么起到作用,而且这个时候一个叫做“诺尔斯人”的部落出现了。  789年,盎格鲁萨克森编年史记载,一群“商人”杀死了向他们征税的不列颠官员,诺尔斯人(Norse)正式进入了英国的视线,Norse这个词我们现在也能看出来,就是古英语称唿“北边人”的意思,其实这群人就是留在老家——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日耳曼人。  这群人虽然也是日耳曼人,却和已经逐渐文明化的日耳曼兄弟们不太一样了,这些人人高马大没文化,战斗力极强,最终成了欧洲日耳曼邦国的巨大威胁,随着四个西日耳曼部落入侵不列颠,诺尔斯人里的“丹麦人”逐渐控制了“日德兰半岛”,这地方也就有了一直被叫到现在的名字“丹麦”了,丹麦和老家的挪威、瑞典的时代到来了。  诺尔斯人又被称为诺曼人,这群人不断地骚扰不列颠还有法兰西,一波诺尔斯人的老大“罗伦(Rollo)”不断入侵法兰西,最终这倒霉国王没办法,签订了“圣-克莱尔-埃普特”条约,这样西法兰克的北部沿海区域就成了诺尔斯人的——诺曼底公国了,而罗伦也就成了名义上效忠法兰克王国的“诺曼底公爵”。  图诺尔斯(诺曼)人的征服,蓝色都是日耳曼系控制区,绿色是仅有的凯尔特区(好可怜),法兰西是个拉丁化的日耳曼国家。  前面说过,毕竟是落后民族,所以这群诺尔斯人在诺曼底这个区域迅速的法兰克化,他们的语言也就变成了古法语,很快就和法国没什么区别了,等到第三代公爵的时候,名字都成了法国化的“查理”了,也就是“查理一世”。  自然英格兰就更惨了,整整200年,英格兰不停的被这些原始日耳曼人欺负,到了国王埃塞尔雷德二世的时候,最终丹麦诺尔斯人的“斯凡八字胡王”(Sweyn forkbeard)兼并挪威扩大势力,最终彻底击败了英格兰,等到他儿子克努特的时候直接建立了个兼有丹麦、挪威、英格兰、瑞典南部的“北海帝国”。  图粉色地区,克努特的“北海帝国”。  可以说就和金朝女真人汉化后被蒙古日一样,同样都是蛮族,一旦文明化,英国的日耳曼人就成了战五渣。  那么就在英格兰和诺尔斯人打交道的这200多年里,英语也就不可能不被古诺尔斯语影响,但是神奇的是,就连英语曾经表示第三人称复数的hie,hiera,him都已经变成了they、their、them,而且还多了though(来自þ(th)ó)这样的连词等等,按理说一般情况下就算去借词也不至于把这么核心的词给变过来,可是大家不要忘了毕竟诺尔斯人和盎格鲁萨克森人都是日耳曼大家庭的一员,所以两个相似性很高的语言就很可能造成一个人同时掌握两种并且混合使用,久而久之核心词汇出现了偏差,那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时期影响了英语的诺尔斯词汇还有多少。  anger(angr)嗯,I'm angry。bag来自诺尔斯语的baggi,band(带子)也是来自古诺尔斯语,当然了这个词在被语言学教构拟出来的原始日耳曼语里也是*bindan,而所构建的原始印欧语(PIE)是*bendh(捆绑),其实也差不多。  birth这个词本来古英语是“gebyrd”(PIE*gheldh),但是最后也借用了古诺尔斯语的byrð,当然了我们要知道其实古英语里g往往退化掉了不发音的,就比如上一篇里面贝奥武夫最后一句那个“gyldan(屈服)”实际上就是现在英语的yield,同样比如古英语里“æg”就是表示圆滚滚玩意的意思,但是后来这个就被写成了eye(eai)也就是眼睛了,但是人家古诺尔斯语的“egg”可没退化,所以也就被英语用过来表示蛋了。  当然了还有husband来自于古诺尔斯语(以后简称ON)的húsbóndi,sister来源于ON的systir,cake来自于古诺尔斯语的kaka,leg来自于ON的lægg,就连window也是来自ON的vindauga。  还有就是古诺尔斯语里一些受到原始印欧语词源PIE*sek(切)演变出来的sk-影响的单词(当然了这个词源极其重要,以后会专门说。),skill(技能,古英语croeft,现在演变成craft),skin(皮肤,源自剥皮的意思,英语还有个源自西日耳曼语的词汇,hide“皮”),skirt(这个就更有意思了,本来英语词汇是shirt。),score(刻痕、计分),skive(薄片),当然了再乱入个sky,这个也是来自古诺尔斯语的,而本来古英语的天是heofon(词源不明,同样不明的还有dog)。  所以在这个时候英语就已经出现了相似意思但是长得很不像的词汇了,这也就是英语的第一次沦陷过程。  那我们反过来看看这个英格兰国王埃塞尔雷德二世,前面说了他被诺尔斯人国王思凡八字胡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在整个国家亡国灭种的危机下,只身跑到了法兰西王国去了,只不过这次倒是没带着小姨子,而是投奔了大舅哥,有人说怎么这人大舅哥在法兰西呢,其实他投奔的就是前面说的法兰西的诺曼底公国,我们顺便看下这个法兰西王国的来历。  日耳曼人占领欧洲后,开始弄出来一个个邦国,虽然最终他们都被日耳曼的法兰克人老大查理曼给统一了,这个法兰克人是日耳曼人里最早学习先进罗马文化(雾)的一波人,所以早就改说了拉丁方言了,日耳曼人有个规矩,往往国王死了之后土地要给后代平分,所以随着法兰克帝国的强大,查理大帝都要统一欧洲了,土地最后又被三个孙子给瓜分了,这样就成了西法兰克王国、东法兰克王国和中法兰克王国。  图法兰克帝国的查理曼大帝。  我们知道西法兰克王国就是人家原来罗马的高卢,也是法兰克王国起家的地方,所以是个比较发达并且已经拉丁化的一个区域,前面说了他们的语言也早就从西日耳曼语成了通俗拉丁语分化出来的——古法语了。  而东法兰克帝国就是还比较不开化的日耳曼人的“德意志”区域,而且说是帝国其实也就是个部落联盟,这群人还是用日耳曼语族的语言,后来还变成了个所谓的“神圣罗马帝国”。唯独占有一部分意大利地区的中法兰克王国很惨,一直在被瓜分,虽然还在说拉丁系的语言,却早就没有当年罗马那两下子了,意呆利的进程就开始了。  图法兰克(查理曼)帝国的分裂,西班牙还是阿拉伯哈里发的倭马亚王朝。  后来罗伦那批诺尔斯人被法兰西招安,英国还在被诺尔斯人欺负,他们就和这波法国化的诺尔斯人通婚以保持联系,毕竟这还是一群有文化的蛮族的,两边也就形成了互相利用的关系,那个投奔过来的英格兰国王的老婆爱玛就是诺曼底的贵族。  所以英格兰的倒霉国王没有办法,突然想到可以投奔自己媳妇家的诺曼底公国,结果这一下又是引狼入室了,最终诺曼底公国公爵威廉一路推回到了英格兰,这下我们大英格兰就成了欧洲最神奇的国家之一了,贵族阶级的诺曼底人根本就不会说日耳曼系的英语而是一群说拉丁方言“古法语”的人,而且作为英国国王的诺曼底公爵名义上还是法国国王手下的小弟,所以这个矛盾越来越深,最终引发了轰轰烈烈的“英法百年战争”,当然了,其实两边的上层都是法国人,争夺的也都是法国的领土o(╯□╰)o。  我们再回到英国这里——重点来了:  随着诺曼底人对英国的建设,英国也开始迅速发展,但是人家诺曼底公爵本来就是法国人,所以大量的法国文化传入,表达能力丰富的法语让原来粗糙的英文开始变化,慢慢的古英语成为下层平民的口语,而上层大量使用法语造成了法语总是来描述更“高档”的东西,而英语就只能描述低端物件。  举个栗子,对于动物英国本来有一套表示的名词,比如公牛ox,母牛cow,绵羊sceap,小牛cealf,鹿dēor,猪pigga等等,这些大家就很熟悉了,如果表示是“肉”的话无非就是在动物后面加一个“flǣsc”(也就是现在的flesh,德语是fleisch),这一点是日耳曼语族常见的模式,我们现在都知道德语丹麦语等日耳曼语族语言的构词法和我们汉语一样有很强的孤立语特征,动不动就把一堆词加在一起搞一个很长很长的单词(就比如丹麦语的kvindehandboldlandsholdet的意思就是“这支国家女子手球队”。),但是英国的法国贵族才不会说这玩意,所以就直接用法语来说了,而下面肉词汇的词源,其实都是拉丁系语言里面这些动物的意思。  牛肉beef(来自古法语:boef,拉丁语BOV)  羊羔肉mutton(古法语:mouton,不过神奇的是,这词不是来自拉丁语,而是高卢的凯尔特语*moltos。)  小牛肉veal(古法语:veel,来自拉丁语:VITULUS。)  鹿肉venison(古法语:venison,来自拉丁语VENATIO)  猪肉pork(古法语猪:porc,来自拉丁语:PORCUS)  这么一来久而久之,下层是不怎么吃得起肉的,上层总用自己的语言这么说肉,动物的名字就用“土着语言”英语来说,慢慢的动物和肉就开始分开,在英语里面肉成了法语词,动物还是日耳曼的词,我们一直苦恼的同意不同词状况开始出现。  所以我们通过这个管中窥豹一下就可以知道,就连最基本的“吃”上英语都受到了这么大影响,更别提其他领域了,可以说从威廉进入英格兰之后短短的两百年,英语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法语里面存在原来英语里没有的学术用语和概念用语,也就是说从罗马撤军的800年后,这个岛屿重新进入了拉丁语言的怀抱,而这一次不同于罗马的占领,不列颠岛彻头彻尾的渗入了罗马语言,所以以后我们讲解词源的时候也会发现,极多的词源都是来自拉丁语而不是日耳曼语,就比如前一篇里面说的,月亮明明是moon,为啥月亮的、阴历的就变成了lunar了呢?本来英语的标记是“mark”,为啥其他单词和标记有关的就变成了sign了呢?明明表示“向前”含义都是“for”,为啥那么多的都变成了“pro-”了呢,明明看是“see”,为啥那么多和看有关的单词都变成“vis-”了呢。  而且英语的日耳曼系的“复合构词法”也逐渐向拉丁系的派生构词法开始发展,派生构词法重意会,就比如“subject”就可以由“向下”“投射”表现出“受支配”的意思,而日耳曼词汇基本都简单粗暴,understand就是表示在位于某东西之下或之内,也就是搞懂了的意思。  而古法语发音的进入也让英语的读音产生了极大的波动,原来固定读音固定重音的现象在英文里已经不存在了,上层在说法语,下层就随便拼写拼读,甚至可以说很多字母老百姓想怎么读就怎么读,这就造成了英语成了一种少有的读音不按字母走的奇葩语言,当然æ、þ、ð、这些玩意也就彻底灭亡了,而这样就导致本来a,e,æ读音是有很大差别的,æ消失之后就会造成你看见a和e你也不知道到底该发什么音,而遇见th你也不知道到底是发ð还是θ。  后来因为法国强占诺曼底,老家都被控制的英格兰和法国的战争进入白热化,就和我们对岸的某些人一样,这群世世代代在英国发展的法国贵族们开始有了“英国人”的自我认同,我们就可以理解英国一种“光荣孤立”的雏形开始了,他们开始不把法国当成祖国开始使用英语,英文文献开始重现出现,可能我们以为这样会造成英语的复兴。  实际上英语最大的变化就是这次风波开始的,这个时代的英文文献,和200年前的英文几乎就不是一个东西了,中古英语时代正式开启,甚至和现在的英语差别也就不大了。对于这群法国人来说英语就等于说一门外语,所以就像日本奈良时代大量用汉语借词表达佛教律令知识一样,这些人说一句英语得加上一堆法语词,这么一来,大约10000多的法语词汇进入英文,可以说这个时候英语除了骨头是日耳曼语言意外,肉甚至灵魂都开始法国化了。  当然了这个时候大量的拉丁语读出来的基督教人名开始进入英国,英国也不用动不动就XXson的了,比如Simon(耶稣门徒西门)、John(耶稣门徒约翰)、Peter(耶稣门徒彼得)等等。  当然了这还仅仅是词汇,语法上的变化简直就是翻天覆地了。宾格开始和与格(间接宾语)融合,一种所谓的“间接格”也就是我们现在意义的“宾格”开始出现,这东西我们现在基本就叫“间接宾语”了,而名词和形容词的格变化几乎消退,所有的格变化基本仅仅存在于代词里,所以可以说这个时候的英语除了在代词上还能看得出来的“主格subjective”“宾格(间接格)objective”“属格(所有格)possessive”以外,很难再看到格的成分了,大多数的“格”关系已经变成了介词的引导和语序的变化,甚至很多人认为英语的屈折成分已经消失,基本上就已经是个和汉语一样的“孤立语”了。
趣味英语
关于我们
特惠活动/预约
引领英语
学习资料
其它/合作

上海市普陀区胶州路941号长久商务大厦10楼

400-880-9823
13611700205
  • 电话咨询
  • 13611700205
  • 400-880-9823